你的位置:夜色资讯 > 最新动态 >

八路军发现一院落折柳劲, 打了4发炮弹, 更正统共日本

  • 发布日期:2022-09-12 10:58    点击次数:128
  • 八路军发现一院落折柳劲, 打了4发炮弹, 更正统共日本

    1937年“七七事变”之后,日本驱动了全面侵华,靠近日寇放荡地进犯,我们大量中原儿女奋起叛逆,向侵华日军发起了勇往直前的反击。

    在华北战场上,我们八路军开发了繁密的敌后战场,将日寇吞并在了人民干戈的汪洋大海之中,为抗战奏效做出了额外的孝顺。

    在1940年,更是由彭德怀相通,发动了声威纷乱的“百团大战”,让日寇领会了我们八路军的锐利,给其形成了严重打击。

    但是在百团大战前一年的一场不外千人的小界限战役,我们依旧是打出了让日本非常恐惧,乃至举国轰动的战果。

    那么这场战役之中发生了什么呢?为什么一场不外千人的小界限战役,却不祥轰动统共日本呢?

    紧张战立威

    1938年10月28日,河北广灵的四百多名日军倾城而出,驾驶着12辆汽车一齐向北,似乎有着什么要紧任务,殊不知他们的一坐一齐早已显露在了我军719团的两个营眼中。

    团长贺庆积带着战士们埋伏在了邵家庄地区公路两侧的山谷之中,静静恭候着猎物中计,而山下的邵家庄里,也有素养员彭清云指导的阻击部队。

    但这一等即是一个多小时,战士们纷繁等地望穿秋水,有的小战士对贺庆积问道:“团长,鬼子不会不来了吧。”

    贺庆积笑着对战士们挥了挥手,让他们坐下逸以待劳冉冉等:“我们打的即是紧张,等的即是一个遽然的契机,毕竟鬼子又不是咱养的,谁领会他们什么时候来呢。”

    战士们一听,纷繁乐了,焦急的心情都冷静了下来。

    贺庆积

    又过了一个小时,到了十点多的时候,一个战士遽然柔声喊道:“来了来了,团长看,鬼子来了。”

    世人闻声望去,果然只见一列汽车向本人这边呼啸而来,车玻璃反射的阳光都能照在本人的脸上。

    贺庆积当即打发下去:“准备交游!”

    但谁知这队汽车在邵家庄东口就停了下来,车凹凸来了几个鬼子伪军端着枪一步时局向前摸索而去,看来鬼子也领会这里地形险要,是个打紧张的好场所。

    这不由让贺庆积也皱起了眉头,但不外倏得,便只听鬼子一声怪叫,端着枪指着两个在草地里趴着的战士。

    贺庆积见状心中咯噔一声,不好,彭清云他们被人发现了。

    彭清云

    但这个鬼子却似乎只看到了两个战士,只是接续地怪叫,一旁的伪军向前翻译:“皇军问你俩是干什么的!”

    这两个战士见状,手心里亦然捏了一把盗汗,遽然抬手就从背后拽出了两把驳壳枪:“我是早就等着你的!”

    只听“啪啪”两声枪响,交游倏得打响了,山眼下埋伏的战士们纷繁向着车队开枪,汽车上的鬼子竟然也径直架起了两架机枪,枪弹不要钱一般洒在了战士们的头顶。

    贺庆积见状,当即一挥手:“打!”

    顿时,山坡上亦然枪声大作,只把汽车上的鬼子压得抬不泉源来。

    贺庆积见到了汽车上的机枪,心道这几辆汽车却派了如斯重的火力保护,车上细则不是一般人,那就更不行让他们往时了。

    贺庆积正想着,便只见汽车中钻出来了一个大胖鬼子,身着一套绿呢子军装,肩膀上还扛着两个闪着金光的肩章,一头躲在了汽车底下接续高唱着,这即是这伙鬼子的头了!

    打蛇打七寸,贺庆积打发一个战士跑往时对彭清云道:“阿谁汽车底下的胖鬼子即是个大官,先拿了他。”

    彭清云一听,便接过了一旁战士的一支“德国造”,架枪对准,一勾扳机,“啪”的一声正中大胖鬼子脑袋。

    剩下的鬼子们见状,高唱了几声,架起胖鬼子跳上汽车扭头就跑。

    这一场紧张战之中,我军共击毙了两百多名鬼子,俘虏了几十名伪军,而阿谁被彭清云“击毙”的胖鬼子,左证被俘伪军的供词,恰是日军独处混成旅第二旅团长中将常冈宽治。(后有人阐述为常冈宽治重伤濒死被救活了,一直到1948年方才亏本)

    “群众”出马

    这一紧张战大大增多了我军的士气,也给日军带来了缺乏,这常冈宽治是当不了旅团长了,那这第二旅团由谁统辖呢?

    日军先是在1939年3月任命上野龟甫接替了常冈宽治,但到了6月,又改任了阿部规秀为第二旅团长。

    这个阿部规秀,可当真不是一般人。

    阿部规秀是1886年新手,1907年在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十九期毕业了,“九一八”事变之后,便参加了中国。

    到1937年,刚过五十岁的阿部规秀便被封了少将军衔,为日本关东军第一师团第一旅团长。

    阿部规秀被日本军方称为最会期骗新战略的“天才”,平地战方面的泰斗群众,以致有日本军方大佬评价,“若是阿部规秀再多参加几场干戈,那他早即是大将了”。

    此次日军华朔方面军第二旅团长的位置,他本来即是最有但愿的人,最遵循然如故落在了他的头上。

    1939年秋冬季驱动,华北的日军就对我们八路军进行了一场“大涤荡”。

    10月2日,位于河北涞源的阿部规秀被升迁了中将军衔,这让他非常怡悦,强项了为日本帝国目标卖命的决心。

    一个月后的11月2日,阿部规秀也派出了部属的步兵第一大队从涞源转移,向本人晋察冀左证地摸索了过来。

    此时晋察冀第一军分区司令员乃是杨成武,这支日军对他来说不外是小菜一碟,果然在杨成武的部署下,一场交游驱动了,也很快就有几个丢盔弃甲的日军跑回了涞源城向阿部规秀“报喜”:这第一大队,被八路军在雁宿崖确凿全歼。

    阿部规秀闻言顿时火冒三丈,而这也早就被杨成武意象了。

    杨成武领会,这些鬼子都是心高气傲,一个个眼睛长到头顶上,统统不会忍耐本人的戎行被中国军人剿灭,正所谓是“只消被歼灭势必急于袭击,以此正名”,何况是“被打的越惨,袭击的就越凶”。

    这阿部规秀是日军的“俊才群众”,更不会忍得住这样的失败。

    明察敌民气理的杨成武打发下去,不要自便警惕,依旧准备交游。

    黄土岭战役

    果然不外在11月4日,阿部规秀便带着步兵第二、四大队共近一千五百余人,近百辆汽车,扬铃打鼓地出了涞源城,向雁宿崖跑去,恰是急于“找回场子”。

    此时晋察冀军区总司令员聂荣臻也得知了这个音书,挑升又从第三分区调给了杨成武三个团的军力。

    再加上杨成武手头上三个团的军力,规划六个团,让他务必全歼这伙日军,此时二人还不领会是阿部规秀切身出马了,还以为是他部属日军带队。

    但杨成武领会,这个时候本人根蒂毋庸焦虑,毋庸去找阿部规秀,因为阿部规秀这些人会来找他的。

    闹出了上千人的阵仗,若是一无所获地回家了,那这“天才群众”的脸面,可真即是扔到地上去了,本人只需要以逸击劳,最新动态扎下口袋,不怕阿部规秀不往套里钻。

    于是杨成武只派出了小股戎行赶赴诱敌,让他们“若有若无,甜言蜜语”,即是吊着日军,不和日军真入手,怎样能惹怒日军怎样来,不怕日军不随着他们屁股走。

    果然,阿部规秀在看到了杨成武派出的诱敌戎行,前来抓获未果后,更是气得连连怪叫,接续地下令追击。

    毕竟在阿部规秀眼里,本人部属这但是检会有素的“大日本皇军”,更兼装备考究,“土八路”有什么措施都无论用。

    就这样,到了11月7日,阿部规秀便走到了黄土岭东部的一处峡谷,也恰是杨成武为这些日军准备的“风水宝地”。

    随着一声枪响,交游打响了,六个团的八路军战士在山谷上连连开枪,顿时打了阿部规秀一个措手不足,在找好掩体之后,阿部规秀高唱着让部属还击,但日军是仰攻,我军是俯攻,这那边是这样好还击的。

    不外倏得,这伙日军便被打的人仰马翻,数辆汽车都被打的径直爆炸,大火片晌候又吞没了一批日军。

    到了下昼三点傍边,峡谷之中便只剩下了不到一千的日军,阿部规秀的几名部属见状,架着阿部规秀就像北逃去,也顾不得阿部规秀让他们“尽忠瓦全”的高唱了。

    经被吓成了伤弓之鸟的日军很快就逃到了黄土岭东北一处叫做教场的小村子,并占据了教场的东北高地,傲然睥睨阻击我军,妄图“攻守易形”。

    我军追击到了村落眼下,一时候竟然还真被这座“山头堡”给拦住了。

    杨成武见状,领会强攻不是个划算营业,便让第一团团长陈正湘带人间接包抄,望望有莫得契机包围这股日军。

    最差也要堵截他们的退路,而本人则带着战士们从西、南、北三面进犯,但却是忽虚忽实,一会北面是真地进犯,一会南面是真地进犯,只“调遣”的日军掣襟露肘。

    在交战之中,杨成武发现日军阵脚上还架着几架电台,就立在了最高处。

    当即便令炮兵前来架起了迫击炮,两发炮弹下去便断了这股日军和外界的干系,让他们成了“哑巴”、“聋子”。

    这也给了杨成武灵感,在这种被包围在高地的情况下,首先受到攻击的细则是最底下的士兵,也即是说越高就越是安全的,那么这些对头的相通官会在什么位置呢?

    “炮惊日本”

    不单是是杨成武意象了,陈正湘也意象了,他绕到了教场村落的东面,拿着千里镜看了一会,果然在高处发现了一个小庙。

    这等紧张的工夫,这小庙院子门口竟然还有几名日本卫兵在站岗,进出入出的还都是穿戴呢子军衣,肩膀上“扛着东西”的日军,何况院子内部还伸出了几根天线,这应该是一部小电台。

    杨成武看了一会,一挥手道:“炮兵连上来!”

    很快,“炮兵连”就来了,说是一个“连”,其实就七八门迫击炮,一些双臂有劲,扔手榴弹扔的远的八路军战士,也被编在了内部。

    陈正湘对一个名叫李二喜的炮手问道:“二喜,过来望望阿谁小院,你能不行打中。”

    李二喜走上赶赴竖起大拇指瞄了一会,摇摇头道:“位置有点高,可能会打偏。”

    陈正湘听了,略一沉思道:“我把这几门迫击炮都给你,你想想认识,把阿谁院子给我打掉。”

    正本这李二喜固然还不到二十岁,却照旧是当兵三四年的老兵了,在炮兵连里是开火最准、水平最高的一个。

    李二喜想了一会,对陈正湘道:“团长,打行,咱得出点本。”

    正本,李二喜的认识即是多门迫击炮一齐对着小院辐射,这样就能增大杀伤范围,总能有一辐射中小院吧。

    陈正湘问道:“你要几发炮弹。”

    “四颗,四颗就够了。”

    四颗炮弹,这关于一个只消七八门迫击炮的“连”来说,统统不算是“一笔小钱”了。

    但陈正湘只是稍许一想,便一鼓掌:“四颗就四颗!打!”

    很快,李二喜便架起了四门迫击炮,并将它们调理好角度,又让几名战士拿着炮弹虚放在炮口。

    随着李二喜一声“放”,几名战士同期松开了手中的炮弹,只听“砰砰砰砰”四声,四道炮弹冲天而起,立时即是一阵感天动地的巨响。

    陈正湘抬眼看去,只见黄土岭东侧的高地早就被夷为深谷,阿谁小院亦然一派废地,只消几件褴褛军装在风中震荡。

    很澄莹,小院里的日军都“为天皇尽忠”了。

    果然到了晚上,日军被杀的只剩下了五六百人,这些日军只剩下了潜逃的心情,根蒂不敢再开枪还击了。

    到了第二天,竟然有五架日军的飞机前来解救黄土岭的日军,杨成武见状,便让戎行放开了一个口子,让日军有了潜逃之路,让后再拦腰截断,分而包围,又是歼灭了一些对头。

    一直到这时,聂荣臻、杨成武,包括切身下令开炮击毙阿部规秀的陈正湘,都不领会本人打死的竟然即是阿部规秀。

    一直到了24日,在延安的党中央给聂荣臻发电报,聂荣臻、杨成武方才大吃一惊,没意象本人打死的竟然是阿部规秀。

    而此时,日本国内亦然掀翻了一场平地风云,谁也没意象这“平地战的群众”阿部规秀竟然被人打死在了平地上。

    在我军向外界通报了黄土岭战役的具体情况之后,日本军方更是大量人号啕大哭,都以为阿部规秀死地是真无能,一时之间日军士气低迷,日本国内的一些反战群体亦然顺便命令住手干戈,否则倒霉的细则是日本。

    日本的《朝晖新闻》更是发文称:

    “名将之花凋谢在了太行山上。”

    这一战役无疑是打击了日本侵犯者的嚣张气焰,强项了我军反涤荡的信心,同期也向外界讲解,我们八路军在敌后战场上的游击战,并不是“游而不击”,全民族调处抗战,并不单是说说云尔。

    但真提及来,这阿部规秀被打败之后,竟然就这样被心情所傍边,以致丧失闲适冷静一般地就带了一千多人,就敢去找我们八路军主力“报仇”,这“天才群众”、“名将之花”的名头,究竟有若干水分在内部,当果真令人怀疑。





    Powered by 夜色资讯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